当前位置: 首页 > 视觉森林 > 被追逐着穿过青春-毒药郑宸
被追逐着穿过青春-毒药郑宸
来源:http://poto.kikicici.com/  查看原图  更新时间:2010-04-21    已经有人关注
描述:不再是曾经那颗“毒药”
内容:

被追逐着穿过青春-毒药郑宸 

假如没记错的话应该在06年的时候,一个谜一样的男人“毒药”开始在网络上泛滥开来,神秘的出身,完美身材和脸庞,身边还有个无可挑剔的摄影师,
在那个还没有炒作的年代,毒药的MSN博客的一篇日志的访问可以达到30W人次,所以假如说新浪博客最牛B的访问时徐静蕾的话,那毒药就是MSN空间里的王者。流言蜚语不断,攻击不断,加上偶尔毒药还偶尔放“遛鸟”照出来。。。4年过去了,毒药从英国回归,81年的毒药也快三十而立,现在的毒药画画,开自己的工作室,还准备在上海开画展,典型的文艺工作者!
-------------------------------

毒药是致命的,而“毒药”的博客让人上瘾,以致疯狂。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却给自己起了这么个极端的博客名,没有知道他是谁,“尘”是他唯一给人们的网名。

  多金,轻描淡写讲到不到两月不小心花销6万镑;他并非庸才纨绔,读艺术,还拿了奖学金。

  帅气,照片中的他,有着女性的阴柔,具备男性的高大;他并非脂粉,自诩精通拳击,一门纯粹英式的技击,而不是流俗的跆拳道,空手道。

  低调,他没有名字,拒绝媒体的一切采访;他却无处不在,他的每一秒似乎都被镜头跟随,你在博客上看到他任何一个充满艺术感的瞬间。

  蓝血,这是中国失传的身份标志,王朔曾经说过,高干太子党,往上数三代,去都是放牛娃,正当大陆暴发户孜孜以求的时候,毒药的“高贵”,与生俱 来;他充满叛逆,他不是简单地反抗,不经意透露对自己阶层的厌倦,又流露出对门第的尊敬。

  他的毒性之强,平均每个帖子阅读过万;药效之快,已经传播到了世界各地,粉丝覆盖了整个华人世界。他的出现也成为了不少少男少女茶余饭后的话 题,2006年中国大陆,唯有第一博客徐静蕾才勉强和他抗衡。

  他是一个博客,一个人,一个现象。

--------------------------------------

博客里的我,和很多人一样,那是我们希望成为的人,看 似满不在乎,看似风流倜傥,看似内心开放,看似无比时尚,但是都是看似,当无数个看 似汇集久了,爆发了,我看到了保守、并不时尚甚至有些自闭的一个人,我迷失了,不知道哪个是我,但是那是瞬间的事情,现 在,保守、不那么时尚对我来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毒药郑宸

在Google输入毒药,会有几百万个关于他的连接被罗列出来,排得比较靠前的一些是这么描述他 的:“神秘的红色背景,大手笔的开销,独特的品位,艺术化的生活方式,才貌兼具。”而当这些都通过他的博客被呈现出来,并被无数人以各种途径,心态和目的 传播后,郑宸成为热点人物已是不可被左右的结果。于是关于他的话题和猜测也越来越多,他无奈地说网络上每一次最新的对他的剖析似乎都建立在推翻前人报告的 基础上,“让观者感觉他似乎更熟悉我,但实际上,他们连我的真名都没搞清楚,毒药是我网络空间的名字,我叫郑宸”。

第一次见面按照他的提议去了北京最高的酒吧,我们准时到场后发现郑宸和他的经纪人已经早早去到,并 把一瓶红酒醒得恰到好处。宸本人跟照片里的他一样,只是当晚的穿着真的可以用“朴素”来形容:简单的水洗仔裤、衬衫和套头针织衫,胡子也有段时间没刮,但 是配合我们的拍照要求可以“随便按你们的要求弄”。言谈话语间给人的感觉是随和伴着点紧张。

而当我们共同回忆起他在博客中那些充满着时尚感觉和艺术张力的文字与图像,他却突然看着我说:“我没什么朋友,除了旅行没什么娱乐,留英大部 分时间是孤独的,写博客是缓解孤独的手段,我突然觉得有人陪我了。”

在靠游戏外在去 宣泄一些情绪的年龄过后,他发现自己原来始终都不曾是个喜欢被任意转述的角色,许多始料未及的关注度让他不安。“突然间许多人都认识了我,有时出去会被人 叫住甚至要求合影,我开始质问自己为什么。”而不安的根源来自于他的经历和性格,在别人的评价和所谓的认同中宸觉察到了属于自己的瞬间的迷失,于是许多定 义需要被打破,特别当目标是一个难以被定义的人时。

生在红墙内并没给我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恩惠,搬出那里后我曾经历过一 段很窘困的日子。”——郑宸

宸说他不喜欢被冠 以“红色后代”这个头衔,他的确有个曾是中央委员的爷爷,并从小在景山旁的红墙大院中长大,但是因为爷爷身体不好早在他出生前便已故去,而所谓的家世背景 也从未给他之后的命运带来过任何恩惠。搬出景山后,迎接当时这个6岁小孩的是一段非常窘困的生活。

父母突然从什么都不用做的高干子女变成了普通工人,“因为没有床,曾经有好几年的时间我都睡在一个破沙发上”,寥寥数语中,他轻描淡写地向 我们掀开了巨变的一角,而除了物质上的贫瘠,他的小学生活也搀杂着排挤和孤独,让我们觉得再问下去都将是一种对少年痛苦的恶意挖掘。而宸笑着说,这算什 么,没事儿,一开始挨打,后来学会了打架,再后来所有那一片儿的小孩都怕他。在当他在作为小学里唯一一个考上市重点初中的人后,却因为偏科而在成绩意味着 一切的教育体系中得不到来自老师和同学的认同。我问他之后有没有想再回去看看昔日的人事物,他说不想,回头笑看风云是一个胜利者的心态,但他不是。

起初,旅行的意义显现在旅行之前,它意味着我单调的留学生活有了短暂 的期待。之后旅行次数越来越多,意义就慢慢滞后了,到现在,旅行的意义可能要显现在很久以后,很多还没出现。”——郑宸

在高中里宸度过了最开心的几年,家里的经济情况已经明显的变好,而美院附中里那些来自天南地北的 同学让宸觉得没有距离感,始终不合群的他面对这些外地同学时“突然间,我觉得终于和身边的人一样了”。于是一大帮同学们一起去各处写生,谈天说地,当然这 也为几年之后宸声名鹊起后的背叛埋下了伏笔。

带着对教育制度的无奈,宸在高中毕业后 选择去英国继续学习艺术,这种游学式的生活让他以一种在国内不具备的方式迅速地认识了这门学科与这个国家。但孤独也尾随着他混合进了他单调的旅英生活中。 在他的处女作《尘》一书中,一个初来乍到的男孩面对一个走到书报亭就能看到满目的黄色杂志的国家,许多有趣的碰撞开始了,而在面对感情的不安,对新鲜事物 的沉醉和反思的困惑之后,许多次的旅行满足了宸始终以来对不孤单的期待,而目的地的选择却没有准则,有时是突然想到什么于是就去了,而还有些时候可能只是 想去体验一下真正的贫瘠。同时间里许多人,则在网络上看着他在旅途中拍摄的照片,一起被感动着。

正如他自己所说,这次为期7年的“旅行”的意义正在逐步显现,让他看到了自己的保守和坚持,以及在厌倦了全无约束的社会后对祖国的情怀。

时间轴的反复折叠,新语体的尝试和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挖掘注定了《尘》 这本书是一本实验性很强的自传体小说”——郑宸

2009 年郑宸通过他的第一本书《尘》首次以作家的身份走入了国内主流社会的眼中,谈到这本书的写作初衷,宸说是长期以来一直积攒着的情绪让他很想抒发些什么,而 书中围绕的主要话题却并不是之前大家关注的祖辈故事和网络经历。

《尘》自传体的叙述 方式和书中首次披露的一些从未提及的往事满足了大众的猎奇心理,但是更值得关注的是书背后带动的另一种文化现象的崛起:一种混合了东、西方的叙述思路的写 作手法和一种使文字更有画面感的新语体的尝试。

作为初出茅庐的作家,宸坦言他的炼字 功力和叙述故事的手法的确略显青涩,但这也恰好让整本书看起来颇有脑力激荡的快感。仿佛一个锦囊,储存了许多想法,或许以后其中的某个章节会再被他打开, 变成另外一本书,或者一幅画,甚至一种新的表现方式。同时宸也小小抱怨说写书不好玩,过程很累,而且因为基本没有腹稿,所以想哪儿写哪儿,格外费脑,写完 后人像骷髅。但同时最让宸激动的是接近收尾后,他觉得后面比前面写得好很多,于是越写越有底气。他还建议我到时候看看台湾版的《尘》因为许多之前被删节的 文字会放回去,并且会加入照片,值得一读。

我现在的职业是画家,关于以后,我希望可以带动更多的年轻人去做他们 喜欢从事的事情”——郑宸

就在我们第一次见面 的时候,郑宸为他的展览所创作的第一幅画也即将收尾,他说他从小就喜欢画画,而家里人和身边的朋友也一直觉得他以后毫无疑问的会走绘画这条路。在英国读书 期间,他的画作已经被一些画廊代理出售,当我问到销售得如何时,他笑着说不错,虽然自己并不是一个多产的画家,但是每次的作品都能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关 注。让他自己倍感自豪的是能把自己的画在英国卖出去,从5年前的两张素描,到毕业展上的两张油画,可以说是为“祖国创了汇,令人振奋”。

对于未来在上海举办的他的首个画展,他在积极筹备之余也略微有些担忧。“我不担心我的画暂时卖不出 去,但是如果卖得好,我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希望可以带动更多的人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截稿前最后一次见他发现他明显瘦了,他略带歉意地说自己最近真 的没时间去整理自己的形象,因为创作是一个需要全情投入的过程,有时侯吃饭和睡觉都会被放弃,更别说其它那些享乐了。眼前的宸如果单看身上衣衫样式和面容 精致与否的确不及之前网络上那样考究,但周身笼罩着的使命感和对艺术的热忱使他依旧出众。宸说他的性格注定了没办法崇拜任何人,他坚持挖掘自己的内心,坚 持自己创造,这样就算有一天挖掘的东西和别人雷同了,也不必担心,至少问心无愧。同时他也尊重其它人身上的优点和发光的东西,他刚起步的工作室的使命中也 有一直致力于帮助有想法的年轻人出版他们作品的计划,宸希望在不远的未来可以让自己和身边同样有梦想的年轻人都有条件实现自己的想法。

文章截稿时京城正笼罩在09年冬天的第二场大雪中,行文完毕后始终觉得先前起的题目不够理想,却又 想不出更好的。打开信箱发现宸把为展览而画的两幅画拍了照片发来,最早完成的一副叫《被土地追逐的人》,第二幅名为《穿过青春的5个贪婪》,画中满是深的 浅的绿,黑色的森林和蒙面的使者,还有总是以背示人的赤裸少年。当细腻的笔触引得我忍不住想去揣测各个元素背后的原因和构图中隐藏的故事时,突然明白了众 人对宸的执着缘何升起。再次看回两幅画,懂了何为画如其人,人为画生。于是文章的题目不如也源于画,从而更贴近人,那些年,有个少年曾被追逐着穿过青春。

最想知道的关于宸的9件 事

LH:你经历过最好和最糟糕的时光?

郑宸  :从年幼时自己的画被刊登在美术课本上,到现在可以售出自己的画,在这个跨度中这样的好时光 很多,难分高下。回头看,其实我多年来追求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好东西,我害怕不正常的好时光,那些现在看来基本都变成最糟糕的时光了。所以说,好坏在转 换,正常最重要。

LH:如果要列一份你的性格组成表,你自己会 怎么写?

郑宸  :随和,认真,念旧,敏感,固执。

LH  :你的一天通常是怎么度过的?

郑宸  :全是工作,写东西,画画,然后出去吃点东西,回工作室继续,通常工作的时候放张DVD让工作 室有点声音。目前为止7天0娱乐,但我很享受。

LH: 决定让你去一个地方的最大原因通常是什么?

郑宸  :第二:那个地方还没有去 过。第一:那个地方有特别的墓地。

LH:你旅行 时必备的物品有那些?

郑宸:护照;书和机场买的杂志;衣裤,最重要的是泳 裤,因为到哪里住我都要游泳,不游泳很不舒服;帽子,帽子很重要,不戴帽子心里很不踏实;相机;我通常不用地图,走哪儿算哪儿;还要带点钱吧,和结实的旅 行箱。

LH:写作和绘画你更喜欢哪个?如果只能 专于一项,你会如何割舍?

郑宸:我从6岁开始接受现代艺术教育,没停顿地画 了23年画,直到研究生毕业,那算是一份激情满溢的工作,写作穿插在这中间,算调味,它们相互关照,不冲突。譬如因为我画画,所以我的文章画面感强,因为 我坚持写作,所以我的画中有很强的叙事性….…. 相辅相成吧。

如果专攻一项,我会 选择画画,我思想保守,还念旧,自然选择做得久的做了。

LH: 给我们透露点你目前在做的事情和未来的计划吧

郑宸:在画画,筹备今年在上海 举办的个人画展,台湾版的小说也即将出版,今年要去至少3个地方,大吉岭是已经敲定的,算采风吧。这是半年之内的,另外还很荣幸地获邀给《时装 L’OFFICIEL HOMMES》写专栏,当然还是关于时尚、旅行、艺术和生活,算是之前博客的延续吧。之外的?还没想。工作室刚起步,规模小,很难有过于长久的规划。希望 工作室能发展到需要制定10年、20年规划的地步。

LH: 你最希望获得和被带走的是什么?

郑宸:我最希望获得自己对自己的肯定,你不 知道那对我有多难。

被带走什么是我希望的……好像没什么,人总是不知得失、利弊,眼 前希望被带走的,转眼就渴求,后悔在所难免,不如都留下。

LH: 你希望人们以什么方式记住你?

郑宸:以保守的方式,在我的思维里:保守,长 久。

 

-------------------------

在网上流传了很久的“毒药”资料

毒药”真名:郑晓辰 “毒药”英文名: John “毒药”所在地:Newcastle upon Tyne, NE4 7EL, UK “毒药”就读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umbria at Newcastle (UNN)毒药成名于博客,从博客红人到网络红人的发展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些关注他的人,一般都是先看到过他在其博客上发的一些文字和图片,被他的帅气和他的品位所吸引,渐渐地发现,毒药居然买得起一万多英镑一件的衣服,居然在某世界顶级设计院就读。于是,在关注毒药本身之外,关于他身世的猜测已经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年初,一个叫“毒药”的博客神秘走红,MSN空间的流量超过600万,每篇留言多达三四千条。“毒药”成为天涯娱乐八卦板块的最佳被八卦对象,中毒者不计其数。关于他的身世、财产、长相、学历、恋爱,都被八得只剩下了骨头渣。像“毒药”这样集权势、财富、美色于一身的博客,如果不大红特红,真是没天理。“毒药”在博客上自称为尘,本人可能叫郑尘、郑晓晨或郑晓辰。他在博客首页上的题记:“如果我注定平凡,我会把它当作上天的恩赐而无奈地叩谢,平凡至死。如果那注定含有那么一点不确定,我愿意为那缥缈的不确定拼搏至死……——尘”

炒作第一步:色诱。男人美起来,也可以是尤物。尘的漂漂图引来“毒粉”的阵阵尖叫,女粉说“哇靠,帅得我直流口水,眼冒金星”;男粉说“晕倒,这厮太骚了”。尘或坐或卧,忽而阳光,忽而忧郁,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炒作第二步:出身。尘的身世扑朔迷离。最初的源头却是他自己的一段说辞:“我出生时,家族的确显赫,若你经过故宫的护城河,对面最大的院子便是我居住过的地方……当时很喜欢在院门口的传达室帮忙接待造访爷爷的客人……记得其中一个等待者没两年便成了军委副主席”。尘的红色贵族身份激起了更大的好奇心,一时间各种猜测都有。据说还有人专门跑到景山前街去实地考察,想探出个究竟。

炒作第三步:炫富。25岁的尘在英国的一所学校学设计,着装品位不同凡响。他一身身的行头全是国际顶级名牌。据他贴出来的照片看,他拥有的衣服里面,比较多的有:Vivinne Westwood,John Galliano,Dior Homme,Jean Paul Gaultier,Prada,Dolce & Gabbana,Dsquared等。一个网友说,“我找过一个内行,给毒药照片里的行头估了价,他说400万左右,震惊。现在很多人穿名牌,但是换得这么勤,而且都是当季的就很无语了”。

靠这三板斧,“毒药”在博客中把自己打造成千载难逢的王子,至于现实中的尘到底是个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毒药”成功地利用了人的虚荣心和好奇心,创造了又一个博客传奇。

上一篇:杂图-走过零六零八   下一篇:太阳能DV-HDV-T900
5
0
特别推荐
频道精选
人气排行
今日更新0相册,一共6739相册, 网站地图
run:0.023 Copyright © 2008 PoTo.KikiCic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图片森林 版权所有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浙ICP备12006749号
0574车友会 | 宁波壹隆汽车改装 | 牛逼汽车改装 | 壹隆改装 | 汽车改装 | 私人影吧
Powered by MyPic美女,美女图片,美女写真,明星图片,非主流图片,非主流美女